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老人

杨长洲

 
 
 

日志

 
 
关于我

博主宣言: 我从思想的汪洋里 取回一滴水, 虽然只是一滴 却蕴含着开放的活力。 我从感情的树枝上 摘下一片叶, 虽然只是一片 却闪耀着执着的春光。 我从品德的大山上 捧回一掬黄土, 虽然只是一掬 却散发着高尚的淳香。 我从行为的大道上 带来一株小草, 虽然只是一株 却展现着潇洒的风光。 我铺开人生的纸张 写下几句不象样的诗行, 虽然不象样 却是我心中真情的释放。

网易考拉推荐
 
 

专家谈民富:政府需转变角色 应废国企特权(转载)  

2012-12-20 21:2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布时间:2012-12-16 来源:网易财经 类型:财经要闻


专家谈民富:政府需转变角色 应废国企特权(转载) - 白头翁 - 白头翁的寒舍,欢迎各位光临赐教

         2013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京举行,佐利克、厉以宁、茅于轼、张维迎等60位经济学家和企业家出席。图为圆桌论坛一:增长的陷阱现场

        网易财经12月14日讯 2013网易经济学家年会今日在北京举行,世行前行长佐利克,以及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茅于轼、张维迎、陈志武等60位国内顶级经济学家聚首北京,就“重返民富之路”这一主题展开深入讨论,共议经济走向,共寻民富之路。

        网易创始人兼CEO丁磊在致辞时表示,过去三届经济学家年会,网易一直在坚持不懈地以“重启改革”为主题,呼吁新一轮的市场化改革。很高兴地看到,重启改革越来越成为政府和学界的共识。他指出,全面改革是命题所在。但如何进行顶层设计?如何尊重基层创新?如何激发民营企业和民间组织的活力?如何在财税、金融、资本市场、养老金、房地产等领域进行改革设计?这些都首先需要从观念和思路上进行阐述、厘清,而经济学家们可以用他们的智慧给人们以启发和指引。

        政府需转变角色 阶段成果不是目标模式

        世行前行长佐利克在主题演讲中表示,如果中国不改变它的发展战略,可能会滑入中等收入陷阱,受到低收入以及低薪资经济体的挤压,同样也会来自技术和改革方面非常先进的经济体的挤压。他建议,首先中国应完成向市场经济的过渡。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中国需要重新定义政府的角色。同样,中国还需要进一步商业化其金融市场,并且要有独立的监管机构。中国的户籍制度也需要进一步的放开,并且农民的土地权益也应当得到保护,可以通过土地注册和租赁权益来得到保护。

        佐利克表示,鉴于中国改革的历史进程,他认为未来中国的改革并不会是激进式的。比如说应当照顾短期的利益,鼓励公众的参与,建立起公众的支持,并且加强体制改革。

        他认为,中国的官方已经开始愿意应对一些艰难的问题,尤其是涉及到中国未来增长的一些问题。经过30年高速增长之后,如果还想按照原来的方式进行发展是不可行的。中国政府仍然继承了邓小平改革的核心理念,就是开放,并且中国领导人也意识到,现在应该采取新的方式来继续前行。2013年将会是中国开启新的工作全新的一年,前景非常令人兴奋。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名誉院厉以宁在论坛上表示,最近几年以来,中国经济经常看到“投资怪圈”,主要是内生机制不完备,需要靠外生力量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就是靠宏观经济调控。宏观经济调控虽然有用,但它毕竟为辅,市场机制是为主的,有些问题绝不是宏观调控能解决的。

        他认为,我们绝不能把已经取得的成果看成是我们的目标模式,如果不继续改革,接下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难改,领导人必须懂得这一点,拖延改革是替改革增加困难。

        春华资本创始人兼董事长胡祖六也认为,过去五年,中国开始陶醉于一种所谓的子虚乌有的“中国模式”,好象只有中国模式才管用。但现在在今天所处的位置看一看全球环境,过去五年在中国思想界、学术界影响政府政策的观点,已经站不住脚了。

        他认为,归根到底,我们就是认准要走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这是我们新一代领导人,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每一个普通公民都应该凝聚的共识,没有第三条道路。

        破解社会阶层固化 应废除国企特权

        厉以宁还指出,现在社会上出现一种现象--“社会阶层凝固化”,社会流动渠道越来越窄,越来越受堵塞。77届以后的好几届毕业生,并没有谁感到受到了社会流动的限制,不能发挥才能。到后来越来越变化了,到现在社会垂直流动渠道越来越窄,这个现象是不正常的。以农民工为例,父亲是农民工,儿子还是,说不定将来孙子还是,这就是职业世袭化。所以必须改变,改革内在机制,改革使得社会流动渠道畅通,无论是水平流动还是垂直流动,都要畅通起来。

        张维迎则认为,中国今天严重的道德衰退、道德堕落与国有部门的主导有很大的关系。因为人们有没有道德观念,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认为这个社会是不是公平、公正。国有企业占这么大主导地位的时候,他们享有的特权民营企业没有,他们能得到的资源民营企业没有。这个时候,要让人们有一个真正公正、公平的观念可能就非常困难。比如在国有企业招工当中,更多的是裙带关系,如果国有企业是建立在裙带关系基础之上,大量的年轻的大学毕业生会觉得非常不公平。

        张维迎指出,要尽快的限定国有企业的投资边境。现在国有企业可以说无处不投,特别是垄断性行业,没有一个国有企业现在不投资房地产业,没有一个央企不涉及金融行业。国有企业拥有大量的资金优势,或者特权优势,没有其他民营企业可以跟它竞争,很多民营企业一旦国有企业进来他就举手拱让。所以要尽快的废除国有企业享有的大量特权,这些特权有些是法律政策上的,有些是无形的。如果不能真正废除这些特权,中国永远不能有平等的竞争环境,民营企业家不可能真正有信心。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则认为,户籍制度才是中国最大的不公。一个人生在农村,他一辈子只能当农民,这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如果要进入一个高收入国家,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户口制度是必须改的,在这十年之内如果再不改,中国即使收入达到了12000美元,也不是一个很成功的案例。

        民间蕴藏极大积极性 放松限制可激发动力

        厉以宁表示,中国民间蕴藏着极大的积极性,这是中国发展动力所在。中国要发展,必须大力发展民营经济,要解决问题,除了发展民营经济之外还要大力发展小微企业,小微企业是解决就业问题的,民营经济也是解决就业问题的,过去长期流行三句话:一句话叫做无农不稳,没有农业,社会不能稳定,因为要吃饭,要有粮食;第二句话,无工不富,不发展工业,没有财政收入;第三句话,无商不活,没有商业,城乡流通渠道受损。

        现在三句话仍然有效,但补充的三句话更重要:第一句话,无民不稳,没有民营,中国经济不稳定,没法儿解决。第二,无民不富,我们的富不是单纯的国富,要民富,民富怎么来?要靠民营经济发展。第三,无民不火,光靠国有商业能火吗?要有大量的民营经济,在城市里很多物流业是民营经济办的。所以中国的前景充满着希望。

        佐利克表示,如果能够更好激发中国人的创造力,取消对于就业、户籍的限制,那当然更好。与此同时,还要保证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机会。国企现在的垄断地位太强了,利润也很高,可以把这部分利润拿出来用于公共领域,比如建立起一个良好的社保体系,也许可以通过出售一部分国企股票的资金来建立公共体系。

        胡祖六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还不成熟,还有很多结构缺陷,资本市场应该让有潜力、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很自由地以最低廉的成本募集资本,但在中国要发IPO,要发债,难于上青天,需要排队层层审批,这就使资本市场的融资功能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如果中国能打造一个更加健康、更加有效的资本市场,未来十年我们会收入倍增,从中等收入水平国家进入高等收入水平国家的把握就更大。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