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老人

杨长洲

 
 
 

日志

 
 
关于我

博主宣言: 我从思想的汪洋里 取回一滴水, 虽然只是一滴 却蕴含着开放的活力。 我从感情的树枝上 摘下一片叶, 虽然只是一片 却闪耀着执着的春光。 我从品德的大山上 捧回一掬黄土, 虽然只是一掬 却散发着高尚的淳香。 我从行为的大道上 带来一株小草, 虽然只是一株 却展现着潇洒的风光。 我铺开人生的纸张 写下几句不象样的诗行, 虽然不象样 却是我心中真情的释放。

网易考拉推荐
 
 

去台湾转转  

2010-04-06 14:3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乐也1951博文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小时候就知道台湾。母亲和外婆经常把台湾和二姨的名字连在一起说,仿佛台湾就是二姨。每每说到台湾,她们总是神思黯然,少不更事的我,不懂她们的忧伤。

   长大点,渐渐知道了故事梗概:49年,二姨随同任“立法委员”的姨父去了台北。从此她和自己的家人、故乡,天涯相隔,杳无音信。

   时光堆积成了绵绵的思念,思念一直延续在母亲的讲述里。

   后来,我也开始收藏牵挂了,对着二姨极美丽的黑白照片......。外婆却越来越缄默不语了,在那个历史背景下,满怀思念,一腔愁肠,怎敢与人诉?!别离的伤悲时刻剥离着外婆的心,以致让她一直坠卧病榻。遥遥无期的等待,慢慢地变成了无奈。母亲也越来越忌讳说起台湾,习惯了对离伤沉默,我知道那是“成长”的思念和政治环境挤兑的。亲人几十年的期盼,几千个晨呼夜唤,却硬是得不到二姨的丁点儿消息。外婆临终前瞪着大大的眼睛,巡睃着她的儿孙们,却始终没有看到她最想看到的爱女。

   

    那一湾海峡,那清冷的海水,隔断了多少思念的情肠,洒下了多少伤感的泪光......那时,我觉的台湾那么远,远得犹如天上人间!

    三十多年后,那一地冰川才得以解冻,可这一天来的太迟了,海峡的那端也已经没有了等待......。

  

     两岸相望近若毗邻,开放与交流是民心所向,浅浅的一弯海峡,再也挡不住子孙们交往的脚步,再也隔不断骨肉同胞的情与缘。经过两岸民众的努力,“直通”迈着轻盈的脚步走来,海峡两岸拥有了一片灿烂的天空。在台湾一游的感觉是亲切而温馨的,台湾的水好喝,台湾的大米好吃,台湾同胞文明而幽默,台北的街道上有济南路、宁夏路、西藏路……,我们同宗同族同文化,都听着邓丽君、罗大佑的歌,都看着《还珠格格》......。

   

   台湾,一水剪断的地方,航程仅一小时四十分钟,感觉如此近,近的仿佛只是用一顿饭,品一壶茶,把几盅酒的时间。近的仿佛闻到了莲雾的清香,听到随风传来“外婆的澎湖湾”。近的就在心间!是啊,大陆的大河向东流,而台湾的大河却是向西流的,因为,那边是祖国啊。当我们看到机翼下隐隐约约的台湾海岸线时,心里还是不免一阵悸动,余光中的“乡愁”不同寻常地蓦然跃入心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台北桃园机场海关办理手续的时候,竟出乎意料的简单,发了张台湾境内通行证,啪啪敲两个章就好了,没有想象中对大陆来岛人士的严格盘查,工作人员还非常热情的祝我旅途愉快。更让我意外的是,他们的普通话都说的字正腔圆,没有我以为的电视剧中那甜的发腻的“吴音软语”。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却可以用相同的语言交流,这是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即让你亲近,感觉自己可以融合于此,却又提醒你文化的差距和历史的隔阂。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大陆人最熟知的台湾名胜莫过于日月潭和阿里山(这次不可以去阿里山,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没去台湾之前也以为这两个地方就是台湾的精华了,但是当从横贯台湾东西的横贯公路进入到花莲太鲁阁大峡谷时才发现,这里的风景才堪称奇景。这里属于台东地震活跃带,高山峡谷,河床两侧随着地壳活动不断抬高露出新的坚硬的大理石岩层。站在这边山上,几乎伸手就可触及对面的峭壁悬崖,身下则是湍急的立雾溪。与我们身高相等的对面石壁上,就有被河床冲刷的痕迹,在这里,我清晰的感受到沧海桑田的地理变化。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据介绍,这条台湾著名的东西横贯公路和苏花公路,都是当年败走台湾的“国军”,在回乡无望的年月里,在蒋经国的“号召”下,硬是在大理石构造的山谷中斧凿出来的人间奇迹,堪比鬼斧神工、浑然天成的幽深峡谷。光是建造这条横亘中台湾的山间公路,长眠于此的“国军”将士就达二百多人。当然,比起“共军”在修建青藏公路的“一公里一人”的记录,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这些个身经百战,并幸运地被“战略转移”来台的年轻生命,终归是复国无望,而且“马革裹尸未能返”。来之前就听说在燕子口前的长春祠,就是为这些客死他乡的“国军”们建造的,让背井离乡的他们的身心永远地与太鲁阁山谷融为了一体,在香火萦绕中魂归故里。如果说,闽南崇武的“廿七军烈士宫”是“共军”的天下第一庙的话,那么太鲁阁的长春祠,则是供奉“国军”牺牲将士的唯一祠堂。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青山依旧在,绿水亦长流的峡谷峭壁上,一方“长春听涛”的摩崖石刻,映入了我们从“九曲蟠龙”坦途走来的眼帘。对面的悬崖间,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式建筑,应该就是“长春祠”了。在这所谓的“望山跑死马”境际中,却有一桥飞架于天堑之间。这座名曰长春的铁索桥梁,据说是日据时期,日本人把阿美族原住民赶到这样的深山峡谷中修建的,目的在于掠夺太鲁阁的天然资源。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仰望立雾溪水冲涮出来的大理石壁,滑润冰清,峡谷中吹来的风则有些阴森凄凉。清幽的岩丛里,燕子在千仞纵横的山谷自由地飞翔。我想,这些没有在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成为战争的炮灰,却能在这群山之中“愚公移山”般地为后人们开辟了一条走向光明的通途,尔后却永远地安息于这样抒情的世外桃源,其实也不失为一种造化。——愿他们的英灵永垂不朽!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大陆人对台湾的仰慕其实是有很多因素的,钟情台湾歌手的浅唱低吟,不失为其中一个原因吧。我一直喜欢用“阴柔”来想象我心中的台湾,感觉它是中国水墨画上烟雨濛濛的漓江水色,含蓄婉约而又风情万种。来到台北,坐上大巴,大家都会欣赏到邓丽君的歌声“又见炊烟升起,暮色照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漫步人生路》.....一下子诠释出一个心结。音乐能读懂人的心,不是吗。

    说到邓丽君,感觉她就像一个老朋友,一个亲密的挚友,一开口,就可以进入你的心底,毫无距离,只有亲切和美感。那是来自一个时代的幽远吟唱,亦是深沉情愫的发酵流香。感谢她的歌,筑起了上世纪80年代的恒久记忆,飘扬着优雅的感动。或许,是她,第一次,告诉了那时的我们,什么叫通俗音乐的美——那来自于旋律,来自于唱腔,来自于真诚,来自于情感的美。她是个精灵,是个天才,是个给上帝唱摇篮曲的天使,不小心,跌落了凡间…… 无数人被她的甜美歌声深深陶醉。我们这一代人在她的歌声中经过中年、迈向老年。这么多年过去了,十亿个掌声依然如故,人们由衷地喜爱她,难忘她,怀念她。我想,无论历史会怎样改变,总有人会记得邓丽君。因为,在纭纭众多的歌手中,邓丽君是一个奇迹,她用自己的天籁之音记录下了一个时代逶迤而去的痕迹,给我们留下了岁月的见证和只属于那个年代的记忆……。

    歌唱界表面一派繁荣景象,但歌坛虽有新秀出,各领风骚三两天者居多,真正能够经唱十载不衰,打动人心灵的作品亦不多见。自她后,华语歌坛似乎没有了实质性的领军人物,邓丽君的作品达到了顶峰,可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台期间,我们踏访拜祭了歌者邓丽君--台北北郊金宝山筠园。

   邓丽君安息的筠园位于金宝山墓园的“爱区”之中。分为广场和墓园两个部分,大约占地150坪左右,广场比墓园大一些,约为80坪(台湾的所谓一坪,相当于3.3平方米)。 金宝山墓园规模很大,沿着山势,分布许多的区域。远远望去,似一片“豪宅”,有古色古香的古典建筑风格的墓,也有欧式风格的,还有中西合璧的。据导游介绍,因为邓丽君安葬于此,这里的墓地价格飚涨,如今一块墓地价格动辄数百万至上千万台币。不少名人和有钱人都纷纷来此与邓丽君比邻而居。与那些“豪宅”相比,“筠园”淡雅而朴素,一如她的清新可人。与大多数墓园的肃穆所不同,邓丽君的“筠园”给人留下的是欢快,仿佛她从来就不曾离去。“筠园”内处处可见音乐的符号,走进“筠园”,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嵌刻在地下的一个有十个音阶的大键盘,游人可以在琴键上踏出美妙的音乐。四周安装了音响,循环播放邓丽君生前所有的歌曲,她那甜美,柔情,令人陶醉的歌声在墓地间缭绕,在游人心中激荡。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金宝山墓园内,几乎所有的人物雕塑都是低着头,仿佛正在哀思。而“筠园”却不同。它有一个小花坛,中间矗立着邓丽君的全身雕塑。长发飘逸的“邓丽君”微仰着头,面带笑容,伸开的双手,仿佛陶醉在自己的歌声中,栩栩如生。沿着甬道往前走,就是墓地。中间镶嵌一张墓主年轻时的彩色照片,光彩照人。棺盖用的是南非黑色大理石,棺盖上面雕刻的是粉白色的玫瑰花环。棺盖前面摆放着祭拜者献的鲜花棺盖上面是墓主的一尊卧像,左右手交叉于胸前,深情地凝视人间。她的模样还是那么迷人那么安详,似乎她从不曾衰老,永远是美丽温柔贤淑大方的形象。棺盖的右边,立有一块巨石,上篆刻宋楚瑜的题字“筠园”。石雕上写着“邓丽筠,1953——1995”的字样,是邓丽君来到人世生活的时间。石雕后面是一排松柏,青翠吐绿。邓丽君墓前摆满了鲜花,据说,她墓前的鲜花永远是新鲜的,因为永远有她的歌迷把她生前喜欢的花送给她。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从台东到花莲,沿着优美的花东海岸线,我们欣赏着太平洋的海天一色,以及蔚蓝的海岸风光。虽然看惯了内地山海相接的景观,但台湾东海岸的风光仍给人带来了别样的震撼。从台东沿海边往北走,只见深深的太平洋,近处海水呈湛蓝色,远处则为深蓝,分界明显,极目远眺,太平洋烟波浩淼,水天一色,偶有船只看上去仿佛一粒尘埃。乘坐的汽车则在临海悬崖上开出的窄路上蜿蜒前行。切身感受到那里山海风光的惊艳之美。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在海的深处有时可隐隐约约地看见岛屿的影子,经过了绿岛,想着那首曲调优美的小夜曲......海岸沿线上偶尔的多少带有日本味道的小木屋、小亭子,雪白的浪花,和煦的海风,让人感到江山如此多娇,大自然的动与人内心的静构成了一副和谐的组合,永远定格在记忆之中。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位于嘉义市西南约3公里的北回归线纪念碑。北回归线建于1908年(清光绪三十四年),高约20米,为一塔型石碑建筑。碑顶有3个东西、南北和水平相交叉的圆球,石碑四面浮雕“北回归线标志”6个大金字,标志碑石台上刻有北纬23°27′4.51″,东经120°24′46.50″等字样。热、温两带以北回归线为界,由此以南为热带。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爱河,原名高雄河,是高雄市唯一的河流。它全长十余公里,流经高雄市区,注入高雄港。爱河最美的地方是两岸河滨公园。园内树木参天,椰子树、香蕉树、凤凰木等耸立两岸,绿草如茵,花团锦簇,呈现一派热带风光。入夜,市街金碧辉煌,两岸灯光倒映河中,波光渔火,充满了诗情画意,是繁华市区闹中取静的胜地。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60年代的“黑崽子”、70年代的“可以教育好的子女”、80年代的中共党员在“国统区”的旗帜下留个影吧。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台湾总统府

2010年4月6日 - 无为斋主人   杨长洲 - 大唐庸儒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