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阳光老人

杨长洲

 
 
 

日志

 
 
关于我

博主宣言: 我从思想的汪洋里 取回一滴水, 虽然只是一滴 却蕴含着开放的活力。 我从感情的树枝上 摘下一片叶, 虽然只是一片 却闪耀着执着的春光。 我从品德的大山上 捧回一掬黄土, 虽然只是一掬 却散发着高尚的淳香。 我从行为的大道上 带来一株小草, 虽然只是一株 却展现着潇洒的风光。 我铺开人生的纸张 写下几句不象样的诗行, 虽然不象样 却是我心中真情的释放。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大革命的黑色幽默(摘)  

2010-01-24 20:40:00|  分类: 杂文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化大革命的黑色幽默(摘)

默认分类   2010-01-21 22:01   阅读3   评论2  

字号: 大  中 

         1.  三家村黑店

        《人民日报》开始批判三家村黑店的时候,中国人才知道还有一个叫吴晗的人,一个叫邓拓的人,还有一个叫廖沫沙的人。一个村庄里的队长说:他们什么不能干,偏偏要开个黑店,还要叫个三家村?听起来像是《水浒传》里的一个村庄的名字。《水浒传》里的人都是打家劫舍的刀客,今天邓拓吴晗廖沫沙还要干这个,你说他们傻不傻?你说他们憨不憨?听说他们还是读书人,什么事不能干,毛主席不让个人开店,他们偏偏要开个黑店,肯定赚不来钱。你说不批判他们该批判谁?

                                       

           2,武汉灯泡两毛三

         河南西部一个村子里的政治队长,是个女的,不认识一个字。批判吴晗、邓拓、廖沫沙的时候,通知她到公社开会。公社书记从上午开始讲吴晗、邓拓、廖沫沙,一直讲到下午五点,会议才结束。回到村子里,正在开社员大会,生产队长说:“你到公社开了一天会,会上说的啥?你给大家说说吧。”

          政治队长说:“先让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右派分子、坏分子散会,我们再说。”于是五种分子一个个灰溜溜的离开了会场。政治队长说:“会议虽然开了一天,公社书记说很重要。点了三个人的名字。一个叫武汉,一个叫灯泡,一个叫两毛三。你说反革命分子值钱不值钱,一点也不值钱,就值一个灯泡的钱。武汉灯泡两毛三,哈哈,还没有我们一天的分值值钱。”

       生产队长说问:“呼口号还是不呼口号?”

      政治队长严肃地说:“不呼口号。虽然不值钱,但是要保密,不能让地富反坏右分子们知道。”

 

             3.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一个生产队长不认识字,但是每次开会之前,必须要先背诵一段毛主席语录。没有办法,就让自己的女儿捡毛主席语录里最短的一段,教会自己。女儿想了想,就教《纪念白求恩》里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教了半天,队长终于学会了。晚上生产队里开会的时候,队长说:“我们先学一段毛主席语录,再开会。我说一句,你们跟一句。”队长清清嗓子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社员们跟着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队长接着说:“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社员们也跟着说:“枣木犁底,砖头垒门。”

        正当队长要正式开会的时候,社员们都笑开了。一个上过初中的社员说:“队长,不是枣木犁底,砖头垒门,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

          队长说:“反正都一样,毛主席说的很对。枣木为什么做犁底,因为枣木结实。为什么砖头垒门,因为砖头垒门好看。”

        社员们哈哈大笑后,开始斗争生产队长。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